2019我加入了MCN机构,开始做抖音短视频

2019年3月我加入一家MCN机构,做的是抖音短视频,进公司主要负责两个KOL的视频拍摄以及后期剪辑。这两个人,一男一女。男生做的是段子演绎,女生做的是唱歌视频。

2019我加入了MCN机构,开始做抖音短视频

进公司第一天,剪的第一条抖音视频当天点赞1.8W,我第一次感觉到数据对人的肯定有多直接。我觉得产出一屏四框,再加上一点“影分身之术”的特效,这样的阿卡贝拉视频就算我之后天天做,也不难。

但我也就只做了一次。因为费时耗力。光一个女生主唱的视频就要录完整的一条,自己和声,像“咚”“啊”“嘟嘟嘟”这样的视频要三条,再加上女孩子对上镜有要求——这意味着最少录四遍以外还有不知道一镜到底时会报废的多少条。

老板说,下次不要弄这么复杂的东西。那个男生作为她的策划表示了解,我作为刚入职一天的后期,啥也不清楚状况也没摸清,只觉得,那下次你们做啥我剪就好了。

我们之后开始做一小段剧情再加一个唱歌的视频。效果从没有超过那一次的阿卡贝拉。但是效率快了很多。

然而转化率不行。

抖音的关键在于你的粉丝有多少,这意味着后期的资源变现程度究竟能达到多少。因为你这个视频留下来的粉丝,有多少愿意给你行动上的支持呢?之前唱歌的女生是因为地域特色再加个人魅力,加入公司之后想转型,但是粉丝转化率在我一个外行人看来,好像有一种得罪了之前的老粉丝,新粉丝也没来几个的感觉。

那这个时候,人就会去想知道,同行是怎么做的?

这是一个很自然的逻辑,当你在创作中遇到问题,你本能的会去找找看参考对象。这在行业里还有个术语,叫做“对标”。我当时有点好笑这个词的包装性,就你明知道这个东西的存在就是为了让你去学习模仿借鉴,但是“对标一下”,巧妙地维护了一点虚幻的尊严。

那个时候音乐类唱歌视频正是井喷期,我们选择的对标账号算是当时的头部用户,一整个团队都是唱歌的。我们便学着他们的风格,先从打光开始。

有样学样的弄了几期。着实好看而且极具美感。又是彩色灯光又是喷烟。我们自己都觉得不仅拉高档次还有个人品牌特色。

但是观众不买账。转化率依旧是缓慢,有时候点赞都不过五千,这数据作为有几十万粉丝的账号来说实在是惨淡。

这种情况加速了想出爆款的心。

抖音的热门音乐总是周期性的,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大家听到就不想再听的歌,行业外的人会觉得“在抖音火了的歌”意味着第一没水平,第二不想再听,但对于行业内的人来说这是机会。

所以有时候会想让行外人可怜一下我们行业人的可怜,实在是头想秃了也就只有这样的办法。

我们制造了漩涡,但同时也在漩涡里挣扎着。

要出爆款,我们得紧跟潮流,趁着歌的热度还在,要抓紧录制原音,拍摄画面,剪辑内容。

以前我刷抖音,热门视频是一种娱乐放松。现在我做抖音,热门视频让我殚精竭虑,身在此山中,便察觉不到所谓的行业内的真面目究竟有多深。

但是要追逐,晚一个视频,就是一部分的用户流失。一个点没对上,错失爆款,后悔莫及。

便琢磨,尝试,以各种能想到的办法去想——女生的策划就是讲段子做吐槽剧情的男生,我看着他,他手指头好像快被自己咬秃了。

其实开会的时候,我问大家为什么不能让她继续做之前的风格。只说方言类改编歌曲听不懂,但现在看来,方言类歌曲还是有市场的。

后来无心插柳,两个人出去拍广告,拍着拍着出来了个创意。

那段时间我第一次知道爆红是什么意思。

总之唱歌的人没靠着唱歌走红,蛇皮操作就是除了唱歌,其他的方式可能都挺适合红的。男生的爆红早有伏笔,首先做两性话题,直言“闺蜜”在男女朋友之间的关系就是添堵代言人,引来一片男生附和。后来跟着女生一起上了热门视频,一夜涨粉,着实红了一段时间。

我瞅着我手底下负责的这两位KOL,觉得网红原来如此,不过如此。

因为这意味着我老板事业相当顺风顺水。除了这两位,还有别的KOL爆红。先买了新车,再把隔壁的办公室租了,办公面积扩了两倍。

以前很少来公司露面的达人也逐渐一周按时往公司跑,我主要负责的KOL也多了起来,除了一开始负责唱歌策划的男生。

他一直是我的搭档,从我进公司他十几万的粉丝,到破了百万,他的视频基本上都是我拍我剪,后来有人做他的采访,他还把我给表扬了一下。

我们没朝着爆款去做,爆款水到渠成似的,找上了我们。

网红这一行,真是靠天吃饭百分之七十。剩下的百分之三十有一半是坚持输出,另一半是靠大网红带一带。

我们不做抄袭不做搬运,原创的点子加一点段子的演绎,视频有破百万的点赞,有超千万的粉丝。身处环境很容易让人看不到外面世界的情况,贬义上来说这是高级一点的坐井观天。

换了工作才知道,同样是打造新账号,别人的方式是“对标”——然后抄。把同样的剧情换个人来演,台词?不用变。分镜头?照搬。音乐?识曲贴上去。

抖音里,原来别人的内容都是这样的吗?我点开不同的账号,看见的都是一样的内容。同样的“未完待续”,同样的化妆逆袭,同样的锦鲤好运,同样的妈妈追着打女儿,爸爸追着打儿子……太多了。

抖音早已经不是原创内容能挣钱变现的阶段了。官方早都默认了资本进场后的混乱,只要能打广告,卖货也好,微商也行,钱来!

好玩的内容变得珍稀,因为你可能刷不到——平台默认的算法早都将你的喜好变成了算法。你看见的只是别人投了钱想让你看见的东西。

我们一边摸索着算法,试图把自己的内容变成其中一部分。

一边推波助澜,让算法来操纵我们,去发现更多的对标账号,去借着别人的内容起家。


转化率不再是好的内容决定。而是用钱砸出来后,平台推波助澜,视频内容只是一个形式,里面的填充物与这个账号无关,只等到数字冲破百万大关,隐藏掉之前的模仿抄袭,再出点自己的新内容,所谓“从良之路”,不过如此。

内容与KOL的关系不再是有关的,资本进场后,大家玩的是金钱游戏。KOL连赚钱的工具都不是了,他们不再成为被打造的网红,是更加没有出路的赚钱工具。

但是能挣钱。

于是这场游戏就会一直进行下去。到8月份,抖音剧情已经呈现成熟之势,越来越多的有相关行业经验的人下沉到短剧情来。这像是新手村的降维打击,抖音的剧情意味着既没有电影电视剧那样精细的约束,也没有为大众负责的本质,你能看见各种各样的剧情横飞,有些镜头明显的越轴穿帮根本无人在意。

这一口快餐,被化妆和金钱还有服装所包装,配合上网红们糊弄观众绰绰有余的长相与敷敷衍衍夸夸张张的演技,组合成了一个又一个没有营养价值却有金钱价值的账号。

热闹是街头永远不会消失的文化,抖音包容万象,良莠不齐。好的内容和差的内容都有人喜欢,是平台,就有它的受众。

卖东西的人需要打广告,打广告的需要挣钱,这已经不是一场单纯的创作分享平台,这是很正经的商业行为。就像免费的平台有一天要收费,要会员制,你享受权利,就要做好被当作砝码的准备。

只是去钻研平台,钻研用户,迎合与讨好,制造出的东西无趣且全部都是奶头乐,让我对抖音的现在的工作内容望而却步。

舔狗终将一无所有。

所以你知道,网红在给老板赚钱这件事情上也是有区别的。老板与老板之间也是有区别的。你对这件事情义愤填膺,可能只是还没遇到下一件事。

所谓我的贬义上的“坐井观天”,在两份工作后,突然觉得能有一方天,能让你看着,就已经挺好的了。

最近上B站,发现有很多阿婆主控诉自己的视频被抖音的人搬走。其实这一行干得久了,你会发现呢,不仅是抖音搬B站,有时候还会搬油管,平台与平台之间虽然都是那么些人组成的,但是这个范围扩大到世界呢?总会有不为人知的人,无法出现在全世界视野里的内容创作者。

有时候滑稽的事情就是你抄了别人的东西,你的东西又被别人抄了。你生气,却不知道火要朝谁发。

近来互联网上有个词很流行,就是“割韭菜”,人人调侃着对方是韭菜,大家都不想当韭菜。但是活着嘛,或多或少,都有被当做韭菜的时候。也就看这之后的“割韭菜”行为,这个收割了一篮子韭菜的大买家,想把韭菜们带到哪里去了。

所以今天啊菠菜的院子里是韭菜,割了一茬,还有一茬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吴越同舟 » 2019我加入了MCN机构,开始做抖音短视频

偏门哥(微信:dd523688)来-钱-快  

赞 (0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