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北京创业已经40天了

2012年我26岁,开始第一次创业,迷迷糊糊上路,其实并不清楚创业是怎么回事,不懂什么是顶层设计,什么是商业模式。


也不清楚创业将给我的生活和人生带来什么样的改变,凭着满腔的热情以及一个虚无缥缈的想象就开始了,从此就踏上了漫长的、充满变数、迷茫、让人经常感到无助的艰难路。

时间管理知识付费是我的第二次创业,创业7年,我有时极度自信,认为自己可以改变世界,有时有极度自卑,感觉自己什么都不是,越来越孤独,总是在焦虑和迷茫中惶惶不可终日。

一旦创业,永远停不下来,没有休息日,每天都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中。

更难的是,很多时候只能自己承担这一切,无人可商量,我不能和同事商量,不能和股东商量,甚至不能和家里人商量,必须自己做决策自己承担结果。

尤其痛苦的是,往往越是难的时候越需要强颜欢笑,一边焦头烂额地应对销售的困难、管理的混乱、现金流的危机,一边还必须给下属打气,给城市合伙人以信心,给股东以信心,告诉他们一切正常,未来很美好。

作为创始人永远得打肿脸充胖子,打落牙齿和血吞,在任何人面前都不可以显示自己的软弱和无助。

创业是我喜欢的的生活方式,因为我坚信,我们不能拓展生命的长度,但是我们可以拓展生命的深度和广度,而创业,就是拓展生命的深度和广度的最佳途径。

2019年3月2日我带领13名同事,从重庆来到北京开始新的创业征程,不知不觉40天的时间过去了,有人离开,也有人加入。

到了北京之后,白头发明显增加了很多,每天一睁开眼就是公司的各种问题,线上线下团队几十人都指着工资养家糊口时,压力只有自己能体会,为了让公司发展的更好,我开始深度思考。

总是自问这样一个问题:“商业成功的唯一充分必要条件是什么?”

这个条件不是产品、技术、顾客需求、商业计划、愿景、优秀团队或首席执行官,也不是资金、投资者、竞争优势或企业价值。

三只青蛙如果要想实现商业成功,唯一充分必要条件是付费用户。

我们的课程直到有人愿意出钱购买产品或服务时才算成功,在此之前的所有努力和用户的获取都只能是辅助行为,都在消耗我们的成本。

这些年我明白了一个道理,经商和产品不是一回事,因为只要产品卖不出去,那就根本没有商业可言。只有市场才是检验成功的终极标准。

非常赞同郭德纲老师所讲的“商演是验证成功的唯一标准”,我时时刻刻在关注公司的税后净利润。

有付费顾客并不意味着我们经营的是一笔好生意。要想实现可持续盈利的业务,我和公司新媒体部门同事必须想法设法吸引足够数量的付费用户。

公司总部搬到北京之后,我将很多琐碎的事务都交给了公司总经理希希来管理,用更多的时间去思考三只青蛙现金流的问题,我要让公司很好的“活下来”。

只有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为公司带来大量收入,才能避免资本枯竭,为后续发展提供经济基础,目前阶段我采用的是“经营大于管理”的策略。

业绩增长是每天必须关心的问题,虽然让销售部的同事压抑的喘不过气,但只有在这样的高压状态下,才能在知识付费领域脱颖而出。

作为初创企业,我们的资源是非常有限的,因此每一步行动都必须超级高效。

我们的当务之急不是开发新课程、聘请人员或招募销售人员,而是以顾客为中心,寻找市场中无法得到满足的需求,将我们的“竞争战略”差异化。

对于我而言,创业已经是一种生活方式,来到北京我就回不去重庆了。

千淘万漉虽辛苦,吹尽狂沙始到金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吴越同舟 » 我在北京创业已经40天了

偏门哥(微信:dd523688 )欢迎一起交流一起分享  

赞 (0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