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忆那些年我的打工与挣钱真实经历

小时候家里穷,只能勉强维持温饱,大人把一分钱都想掰成两半花,根本别指望会有零花钱。俗话说:“穷人的孩子早当家。”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,我从上小学就开始想着法挣钱。

看到集上有卖兔子的,我便央告着父亲,花一元钱给我买了三只兔崽,一公两母。我捡来些旧砝头,让父亲帮着在南墙根下垒个兔窝,养起了兔子。每天放学后,我放下书包便到地里去打草,精心呵护着那三只白色的精灵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半年多后,两只母兔先后各产下六七只小崽。小兔出窝后又养些时日,拿到集上卖了,挣来三四块钱。这以后,母兔基本上每个月都会下窝崽,少的时候五六只,多的时候七八只,一年到头,竟能赚到好几十元。这项“副业”我一直坚持到高中毕业,1982年我参军走时家里还养着近二百只兔子。

那时候,村里的小卖部大多代收药材,这成了孩子们来钱的主要途径。蝎子、蛇蜕、地黄、蝉衣、车前子等,在北方农村较为常见。而蛇蜕、地黄、车前子等中药材,一般田地里不容易采到,只有到老树林或成片的坟茔地里去找,而且可遇而不可求。于是,我去割草的时候,往往会专门到这些地方,一边挑兔子爱吃的野菜,一边瞪大眼睛希望能碰见“宝贝”。偶尔捡到一条蛇蜕、挖到几根土黄、采到几株车前子,比在学校得了奖状还高兴。攒多了交到小铺,总能换个仨瓜俩枣。

进入伏天,知了猴从地下爬出来了,孩子们可不会放过这挣钱的好机会。趁着天还不太黑,知了猴还没有出地皮,到村边公路的树下,见到新鲜小窟窿就抠,生生地将知了猴给捉出来。我还特意备了只手电筒,等天黑后挨棵树地照,总能比别人能多收获一些。逮到知了猴拿回家用筛子罩起来,第二天早上知了脱壳而出,把留下的蝉衣用线串起挂到墙上。每天,天刚蒙蒙亮我便起床,拿上根长竹竿,绕着村子去找树上的知了皮。有的知了猴爬得很高,竹竿捅不到,还要爬上树去够。“狼多肉少”,那东西又轻,一个夏天只能捡到一斤多点,卖上两块来钱,下半年的笔、墨、作业本钱也就有了。

靠着“勤工俭学”,我从小学到高中没要过家里一分钱。而且,这些经历还让我学到了很多的自然知识,从小就懂得了“一粥一饭来之不易”的道理,养成了艰苦奋斗的好习惯。小小年纪去挣钱的经历,也成了我受用一生的宝贵财富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吴越同舟 » 回忆那些年我的打工与挣钱真实经历

灰产项目稳定日赚500微信:dd523688

赞 (0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