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遇见一位卖臭豆腐的男人

四年前,我和小野住在南京中华门,住那里的一个原因是附近有家购物商场叫虹悦城。记忆里的南京,酷暑难耐。

遇见小野之前,我几乎不吃臭豆腐,也从来不喜欢臭豆腐。记得年轻些时看到的一则社会新闻,不良商家在厕所里制作豆腐,当初只庆幸自己不好这口。

因为离家近,又没有做菜的习惯,虹悦城的餐厅被我和小野吃了个遍。开在商场里的餐厅味道极为平淡,反而是外面的一家常驻羊肉串摊位,面对着夜市的车水马龙,口味让人着迷。

做羊肉串生意的是一群新疆人,男男女女,有码味的,有串串的,还有烤串的,伴着腾起的火苗,孜然羊肉味扑面而来,带浓厚口音的叫卖声也是佐料吧,让人对烤串口味产生陌生的信任感。摊边只有小桌两三张,大部分食客打包带走。

这家摊铺有种粗犷的气质,可能因为西北汉子,可能因为大口吃肉大口喝酒,也可能常常听到食客粗着嗓子点单:

老板,30串羊肉串,10个羊腰子,加辣!

夜风微热,手里提着啤酒和烤串,带着小野回家,内心宁静喜悦。

就在这摊位附近,时不时出现一个移动推车,推车上写着炸臭豆腐几个字。和烧烤摊比起来,臭豆腐摊主低调得多,只是安静地站在一边等待客源。

殊不知,就是这家低调的臭豆腐摊,彻底革新了我对臭豆腐的认知。黑豆腐白豆腐,十个一盒,炸好后装入纸盒,纸盒里浇上调味汤汁。温热鲜香的汁液与豆腐充分融合,钻进豆腐油炸生成的气孔里,香菜、剁椒、黄豆和小料,配合上颇有嚼劲的脆皮口感。一口下去,豆腐和汤汁在嘴里溢开,脑海中交响乐升起,我从此爱上了臭豆腐!

慢慢发现,摊主也常常到我住的小区外售卖,这对我可是大满足,可太方便我了!在多少个夜里,买上一两盒带回家,告慰自己的口舌,告别一天艰辛的工作。(买三盒的情形也有,主要是防止小野抢食)

摊主话少,通常接了单专心炸豆腐,不怎么和客人接茬。但毕竟常客,总是熟络了一些。渐渐知道,他在好几个地方都推车摆摊,之所以常常离开人群熙攘的的商场,是为了躲城管查抄。小区附近虽然顾客少一些,但毕竟安全。作为忠实食客,我也夸赞他做的味道正,食材好。我时常光顾,小摊主也忠实的为我提供口腹的慰藉。

回想起来,臭豆腐竟然承载了好些快乐的记忆,下班路上买一盒,游玩回家买一盒……像是为早已融为一体的工作生活划一道界限,为属于我和小野的时光点亮一盏烛光,提着几盒臭豆腐,小区的路灯似乎都格外亮一点。

南京的夜生活和这里的气温、历史一样稠密,一般得靠啤酒和小龙虾才能化解开来。又因为夜晚的南京带着文艺气息,我总产生墙上满是爬山虎、岁月静好的感觉。场景转换,是栀子花,是老门东,是李志,是秦淮河,也是人声鼎沸的大排档和鸭舌店,当然了,离家最近的还是那一盒臭豆腐。

直到又一次我去买臭豆腐,摊主对我说:

我明天就不来了,我媳妇要生了。

我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,大概是恭喜你啦之类的客套话。我也不记得自己有多少遗憾,可能我觉得一阵子吃不到这家也没什么大不了,等他老婆身体状况稳定后,他总需要出来谋生嘛。

果然他第二天没有出摊。

但我再没有见过他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吴越同舟 » 我遇见一位卖臭豆腐的男人

灰产项目稳定日赚500微信:dd523688

赞 (3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