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为什么要申请个人微信公众号?

2017年3月3日晚上九点,我下定决心申请个人微信公众号,等我收到腾讯的通知“恭喜您成功绑定公众号助手”,整整两个半小时已经过去了。然后,在先生的帮助和呵斥下,又花了两个小时才把我的第一篇公众号文章发送出去。

这时,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四十分,也就是次日凌晨了。我的头好痛,但我还是忍着痛把我的公众号链接发送到了朋友圈,带着些许期待和担心入睡了。

4日清晨,同往常一样,我六点多就醒了。我不敢去摸手机,朋友们和同学们会怎么看我呢。——他们会理解我想表达的心情吗,他们会责怪或者鄙夷我贩卖苦难赚取同情吗?

七点钟,我鼓起勇气打开手机,七八个老朋友表示了关注,有直爽的朋友提出疑问,怎么进不去,得要密码登陆。怎么回事?我自己登陆进去,可以看啊。且慢,我点了两下迈过两个“门槛”才进来的,可我发送朋友圈的是“微信公众平台手机版(内侧中)”的链接,也就是第一道门槛的链接。

真是好笑,想起刚才进百度问什么是“内测中”,发现居然也有像我这样的菜鸟,还抱怨“内测中要密码登陆,一直无解”。哈哈,我可以给此君解疑答惑了。笑过之后,我试着把我文章的链接也就是第二道门槛的链接发送到朋友圈,马上,劈天盖地的关怀向我涌来……

说了这么多,我就想说明我有多笨拙。再举个例子,我生于七十年代,然而既不会骑自行车也不会开车,其笨拙程度简直达到了恐龙级别,实属珍稀动物。

那我为什么非要申请个人微信公众号?在公众号已经多如牛毛的今天,我知道,以我的水平和能力,凭它想要出人头地、争名夺利的几率跟中彩票的几率一样“高”。

但我还是想要申请,因为我想要表达,我想要留下一点痕迹跟无常抗争。

我最害怕什么?如果让我排一个次序,死亡无疑是排在第一位的。这不丢人,也是人之常情。毕竟,每个生命体的首要任务是活着,我相信就连那些坚信自己死后会进天堂的人也是这样想的。

没有生病之前,无常的感觉并不强烈。曾经在某本书的扉页上看到一句话,大意是“人是多么奇怪啊,仿佛他会永远活下去似得。”。当时也有震撼,可跟我实实在在看到医生的诊断书上面有一个“癌”字的震撼相比就轻若鸿毛了。这是我第一次面对重大疾病。

刚刚闯过这一关,不到一年时间,我又被医生确诊得了脑膜瘤。两者都是万里挑一的概率啊,我居然接连“中奖”了。我哭着问我的先生,为什么是我,为什么我的命这么苦?他没法回答我,只能安慰我,有一天晚上,他非常理性地回答我,说,可以反过来问,为什么不可以是我?不管是万分之一还是亿分之一,总有人会被这个概率砸中,这个人可能是任何人。

我慢慢想通了。别说疾病,就连死亡都是跟我们的生命如影随形的。仅仅三个月之前,我们一个善良可爱的同事英年早逝了。她刚刚三十出头。她得了脑癌。追悼日那一天,我不敢去看。后来,我有点后悔,我嘲笑自己的胆怯,因为每天、每时、每刻,这个世界都有人死去,如果要害怕的话,我们没法活了。所以,不用害怕死亡,或者说害怕不管用。

那我最想做的是什么呢?我最想做的就是码字,从小就是文字最能打动我。生病以后,看周围的一切都跟以往有些不一样了,我想以此作为契机,写一点什么。

其实早在去年8月,刚刚确诊脑膜瘤之后,最要好的一个朋友就专门从长沙飞到北京看我,建议我开个微信公众号,之后也好几次催促鼓励。我是个胆小懦弱之徒,我怕自己的文笔不够好,我怕讨人嫌,我还怕不能坚持。过了大半年之后,尤其是在朋友劝说之下准备面对第二次手术,我决定一定要开通。我连死都不怕,我还怕啥?

图片

何况我还无欲则刚呢?我不求有商业上的成功,我只求以真诚换得真心,以真心鼓励自己养成记录的习惯。记录自己的同时,也从某个侧面记录了这个时代。这个时代的自媒体创作泥沙俱下,且以沙子居多,大浪淘沙,只有金子才能留下来。我能贡献的也许只是磨砺金子的沙子,那又有何妨呢?

这是四年以年刚开通的时候,我写的一篇短文。如今,四年过去了,受过病痛的折磨后,我的身心似乎更坚韧了。我也总算在今年三月底达到腾讯要求成为流量主的最低限——我有了500个以上的订阅者。至少,每天可以赚到一个包子钱了图片图片。我还直接影响到三个文学爱好者入了此坑——两个好朋友和一个亲人,亲人是我尊敬的年过七十的婆婆大人。

她们码字都比我认真,两个好友还比我先成为流量主。其实呀,这个所谓流量主,不是说我们码字的人是主人,而是流量是我们的主人,关于这一点,改天我或许可以吐吐槽图片图片。

不管怎样,余生有了业余的自留地,挺好,还得感谢腾讯,感谢这个时代。最重要的是,感谢为我的流量主操碎了心的各位好友!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吴越同舟 » 我为什么要申请个人微信公众号?

灰产项目稳定日赚500微信:dd523688

赞 (2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