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直想成为一个卖东西的人

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买家,现在我也终于当上了卖家。

周末的早晨,我早早地就醒来,蓬头垢面地爬到飘窗上写店长笔记,我就像一个八百年不曾说过话的人。

我是个好买家,但也不是完美的好,我也会为了几块钱的邮费跟卖家说来说去,也会因为卖家迟迟不发货,赶紧去提醒,也会收到货物是满意的,却疏于去点击确认收货。

我偶尔有不满意的时候,但我会在与卖家沟通后同样给予好评,遇到一个店铺,货品好,卖家谦逊,我都会极力地推荐给小姐妹。

当了这么多年的买家,我也想尝试着当个卖家。

卖什么呢?

我卖过手套围巾帽子。

我看到他们仓库里堆满的货品,我对大鱼阿姨说,我拿回去卖吧。

大鱼阿姨开诚布公地说,不怎么好卖的。我不相信,卖不掉我就送人呗。

所以那个冬天,我完全就处于“送”的状态中。看到嫂子,我赶紧开后备箱,拿了一条围巾又一条围巾,觉得还不够又拿了一条围脖给她。还有嫂子在杭州,我在手机里对她喊,我给你递围巾围脖过来。

回到家,二爷爷从我家门前走过,我把他拦下来,拿一顶毛线帽扣到他的头上。二爷爷手摸着帽子乐,我看着二爷爷乐。东场上的周周来了,嗯,头上扣一顶;西场上的刚刚来了,也扣一顶。

我还去水上乐园的那个小广场当过小摊小贩,与电影院门口卖爆米花的小夫妻聊天。他们给我传授怎么规避城管的经验。只是,那天城管没有冲过来,路人也没有看过来,我一条围巾都没能卖出去,而小娃娃坐了个满场跑的小车却花掉了我20块钱。

这次我卖起了书,因为有小伙伴们的鼎力相助,我是开门大吉。对我来说,开门大吉不是我赚了多少钱,而是我卖出了多少本书。第一天我卖出了33套丁立梅老师的十年散文自选集(一套为3本装),也就是共计99本书。有人在电话里对我质疑,怎么可能?我反问,怎么不可能?

在我卖书之前,我很长时间专心在博库买书。有朋友对我说,你去当当呢,有活动。我固执己见还是在博库。我在湖州待过将近十年,我对浙江有着特别深厚的感情,现在我在苏州,而书从浙江来给我很大的慰藉感。

你来“一本书”买一本书,或许就是因为这个七担婆是我小姐妹的朋友,或者,喏,她是我的同事呢,或者,看看她写的店长笔记蛮有趣。这种自来熟的亲近感,令人倍感温暖,也无法令人拒绝。

我家男将对我说,你不要卖书卖书然后给我们买了一幢别墅。这是他对我的鼓励吗?

当然不是。在我的威逼利诱之下,他才肯帮我转发,他称我为七店长。他的同学问他,七担婆是谁?他回答说,是我老婆的小姐妹。那天早晨,他稀里哗啦地扒着一碗粥,对我说,你就是三分钟的热度。

现在我是一个卖东西的人了,至于我是一个怎样的卖家,我对自己也表示未知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吴越同舟 » 我一直想成为一个卖东西的人

偏门哥(微信:dd523688 )欢迎一起交流一起分享  

赞 (0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